小麦
雨在深夜里壹个人心寒
被妳生气淋湿的孤单
等陪伴走后妳才发现
怎么能怎么能再去假装冬眠
我耗尽青春年华等待的故事
在年迈时才翻看着泛黄记忆
我为妳专程留的长发
只为妳能再次停下
她们慢慢老去后
我全部割下
好想告诉她
这里是
不能再有妳的图画